许维鸿:数据软着陆,赶走“灰犀牛”

随着2018年11月份各项经济数据的陆续公布,诸多解读都围绕着“中国经济软着陆的下行压力”而展开。国外个别媒体更是把社会零售8.1%和工业产出5.4%的增长率下滑,直接联系到中美贸易战的前景。笔者认为,其实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压力,并非来自外部市场,而是过去几年供给侧改革不断在驱赶的“经济灰犀牛”——那些长期潜在的系统性风险。

无论是零售业数据,还是工业产出增长,都与中国房地产业的景气程度密切相关,而中国经济所面临的最大“灰犀牛”,就是潜在的房地产泡沫风险。离我们最近的两次全球性金融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就是东南亚国家和美国的房地产泡沫风险积聚并最终破灭。

因此,过去几年中国在房地产领域主动地限制“投机性”炒作、限制金融领域为房地产业“变相输血”,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化解房地产行业周期对整个经济的巨大潜在风险。作为代价,房地产上下游的制造业扩张减速,以及最终波及到消费领域的适度减速,都是该行业“去库存”的必然过程。

  威胁中国经济第二只 “灰犀牛”,是依然在困扰日本经济的所谓“流动性陷阱”,即中央银行被迫超发货币“拯救”通货紧缩。过去几年来,中国清理地方政府债务,各级都不同程度感受到了融资压力,被迫收缩那些低效率的基础设施投入,更加注重培育本地特色产业带动就业和税收。中央和地方国资委对“僵尸企业”的清理,也让央企更加聚焦主业、商业银行减少对国有经济的无效贷款,最终使得广义货币(M2)增速持续下降。货币增速的下降,是金融去杠杆的良性出清,稳住了汇率预期,逐渐化解系统性的政府信用风险,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零售和产出的增速。

  中国经济的第三只“灰犀牛”是区域发展的不平衡,不仅包括东西部区域发展不均衡,也包括城乡经济的发展不均衡。如果我们仔细分析最新的消费和增长数据,就会发现中西部经济增速亮点频出——前三季度中国增长最快的十个城市中,九个来自中西部;社会零售增长数据显示,农村消费增速也快于城市,这些都是宏观经济调结构的方向所在。毕竟,通过外向型经济改革,东南沿海积累了大量财富和产能,也拉高了沿海居民收入和工资水平,造就了与中西部省份的生产成本“落差势能”。过去几年,大量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纷纷“内迁”,将制造业产能从珠三角和长三角迁移到包括江西、重庆等内陆省市,带动了当地的城镇化和工业化发展。

  总之,阶段性经济数据软着陆,不仅是中国经济发展程度上升而带来的潜在增长率下降,也是近几年“三去一降一补”的必要代价,不值得大惊小怪。我们更需要的是坚定改革意志,减少不必要的对市场直接干预,同时加强底线思维,尤其是本地的就业疏导和民生保障,确保经济能顺利完成结构调整,实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转型升级。(作者是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燎原网(https://www.crwxwz.com)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燎原网观点。
责任编辑: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