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对话是破解冲突之道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潘岳在近日举行的第八届世界中国学论坛上表示,当今世界,拥有数百年乃至数千年历史的中华文明、希腊罗马文明、俄罗斯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奥斯曼文明等古老文明,正在重焕生机。他说,古老文明并不都是完美的,但因其内生的开放包容传统,有益于形成各文明间平等对话的共同体。

潘岳这个观点,让我们想起了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原主任基伦·斯金纳今年的一番讲话。斯金纳将中美关系界定为“文明较量”,与中国的对抗是“一场与一个完全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识形态的斗争,美国以前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斗争”。她还说,这将是“我们第一次面对一个非白种人的强大竞争对手”。斯金纳的言论自然遭到了来自各方面的批评,包括一些美国人士,他们称这些言论“糟透了”。斯金纳宣扬的是零和博弈的丛林法则,更是对美国一直倡导的多元文化价值的轻蔑否定。

“当一些国家强调本国优先而‘逆全球化’时,大多数古老文明却主张以包容性传统助推新型全球化;当一些国家将‘现代化’简化为‘唯美国化’时,大多数古老文明却主张以文化多样性追求多元现代化;当一些国家以‘文明冲突论’而导致非彼即此时,大多数古老文明却主张以‘文明的对话’去塑造和而不同的未来。”潘岳这番话,正是对斯金纳之流观点的正面回应。

潘岳认为,多元文明的交流互鉴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文基础。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西方现代文明不再一家独大。对人类命运共同体而言,古老文明,尤其是完成了现代性转化的古老文明,蕴藏着化解现实困境的宝贵经验,凝结着追求美好未来的恒久价值。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文明因多样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鉴,因互鉴而发展。要以文明对话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面对文明“冲突论”,文明对话是破解之道。文明冲突的根源不是古老文明的现代复兴,而是单一文明的唯我独尊。各大古老文明都有对话协商的文化传统。中华文明讲求协和万邦,从未实行“国强必霸”;倡导礼尚往来,从未追求国家利益最大化;认同夷夏互变、天下无外,从未搞成非此即彼、不共戴天。以文明对话化解文明对抗,是早已为古老文明所印证的共生共存智慧。

面对文明“中心论”,文明对话是超越之道。西方国家在推进现代化的过程中把“西方中心主义”的价值理念内嵌于制度设计,“民族-国家”的自我中心主义由此不断膨胀,排外主义盛行。只有推进文明对话,才能弥合东西方文明断裂的鸿沟,超越“民族-国家”的狭隘文明观。要在全球治理中通过积极开展多边对话,加强不同文明之间的沟通交流,以合作共赢、求同存异代替零和博弈、唯我独尊,努力重塑文明多样性。

面对文明“优越论”,文明对话是融汇之道。现代西方文明具有根深蒂固的“文明优越感”,而古老文明历经风雨荣辱,既不妄自尊大,更不妄自菲薄。单一的西方现代工业文明如果不与各大古老文明交流借鉴,更加无法成为普世文明。古老文明如果不与西方文明交流互鉴,也难以发展壮大。

我们是要文明的冲突,还是要文明的对话;是要文明的自我封闭,还是要文明的交流互鉴?正确答案,不言而喻。古老文明的对话之道,就是淬炼人类共同价值之道。古老文明的复兴之路,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之路。

(作者:顾思)

燎原网(https://www.crwxwz.com)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燎原网观点。
责任编辑: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