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愿意为潮玩盲盒“砸”钱?来听听潮玩爱好者的真实想法

近年来,潮玩盲盒的火爆引发了媒体和公众对潮玩行业的探讨,但我们相信对潮玩最有话语权的一定是潮玩玩家以及这个行业的从业者。为了找到潮玩火热背后的真实原因,我们采访了玩家、店员,让他们来还原一个真实的潮玩世界。

即使是在工作日,位于杭州湖滨银泰的POP MART泡泡玛特线下门店依然门庭若市,穿着时尚的年轻人、拖着家长进门的孩子、成群结队的学生,或者单纯被门店的装修吸引而走进来逛逛的游客,都让这间门店热闹非凡。

图:POP MART泡泡玛特杭州湖滨银泰店

“毕竟是开在西湖边上嘛,店里的人流还是很多的。”店员小游介绍说。

事实上,除了游客,作为POP MART泡泡玛特在杭州最大的门店,湖滨银泰店还是杭州潮玩爱好者的聚集地。

1、你知道半个房间都是娃的感觉吗?我感觉我被娃包围了。

“接触潮玩一年多了,陆陆续续也买了不少,”叶子很开心地说道,“要说接触潮玩以来最大的变化,应该是房子变小了吧。你知道半个房间都是娃的感觉吗?我感觉自己被娃包围了。”

叶子是一位潮流玩具收藏爱好者,90后,家境殷实。在我们表达了想要对潮玩玩家进行简单采访的意图后,店员将刚好正在店里挑选盲盒的她介绍给了我们。

“老板快来,让你上电视哦。”店员与叶子互相打趣道。

虽然接触潮流玩具时间不长,但盲盒、潮玩已经成为了叶子日常生活中的重要部分。现在,叶子每个月都会在POP MART泡泡玛特购买潮玩盲盒,入坑一年多以来,她已经购买了上千款盲盒。

“玩潮玩盲盒可以找回最初的自己。”叶子说,“如果能在开盲盒的时候开到自己心仪的玩具,那种感觉就像小孩子买到棒棒糖会开心一整天。”除了叶子,其他几位受访者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有盲盒的陪伴,生活才算完整吧。”另一位受访者毛巾说道。独自在杭州打拼的青年毛巾,孤独感更为强烈,“作为空巢青年,以前下班后就是回家打游戏、睡觉,很孤独,现在我会带着娃出去拍场景照片,然后也会认识很多娃友,大家一起给娃搭建拍照场景、一起改娃,生活过得更充实一些吧!”

图:潮玩爱好者毛巾展示的潮玩场景照片

相对于毛巾给娃拍摄场景图,叶子则更愿意将娃好好地存放在家里,“买得实在太多了,摆出来根本摆不下,而且在拍照的时候少了哪个都觉得不完整,磕了碰了又心疼,反正玩潮玩好像已经成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叶子的朋友小米对此也深有同感,“谁要弄坏了我的娃,我一定会生气的。”小米说到。

2、因为换娃,微信里面多了一百多个好友。

叶子和小米相识于一场由粉丝们自行举办的POP MART泡泡玛特线下门店换娃活动,通过线下面交换娃,叶子和小米已经认识了许多同样喜欢潮玩的朋友,平时大家也会一起相约吃饭、参加设计师见面会以及新品发售活动等。

“大家关系都很好的,”叶子说道,“因为我们抽的很多,总是会买到重复的款式,这个时候就会和别人进行交换,有时候会遇到聊得来的‘娃友’,一来二去就成为朋友了。平时,大家也会约着一起吃饭,或者一起来店里抽盲盒。”

叶子还跟我们分享了她与娃友一起抽潮玩盲盒的趣事,“我上个月在门店里面连续给别人当‘旺仔’,就是每次我抽了几个以后,下一个人在我面前随便拿一个就是隐藏款,连续好几次都这样,你知道我的心情吗?就是又高兴,又羡慕,我现在告诉自己一定不要当‘旺仔’了,太煎熬了。”

“我们经常会在店里这样换潮玩,”手中拎了一大袋潮玩,专门来店里等待交换的潮玩玩家大启则向我们展示了自己的微信好友数量,“我入坑两年左右,现在微信里面一百多个好友都是换娃的时候认识的。”大启说到。

不过认识新朋友除了开心,有时还会有点复杂的情绪,“有时候看到比我入坑早的朋友在朋友圈晒我还没入坑的时候发售的限定,我还是有点失落的。”与男朋友一起来挑选潮玩的木夕说道,“上次Molly白娘子吊卡发售的时候我就还没入坑,后面再想买都买不到了,看到别人有就好失落啊。”

图:Molly白娘子杭州城市限定吊卡

木夕所说的白娘子吊卡是POP MART泡泡玛特推出的杭州城市限定,以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元素,用潮玩讲述了杭州西湖“千年等一回”式的爱情故事。据店员小游介绍,除了杭州城市限定,POP MART泡泡玛特还相继推出过Molly天津城市限定吊卡、Molly北京城市限定吊卡等。

3、抽到隐藏后,我拿到店里去炫耀了一番。

隐藏款作为潮玩盲盒特有的机制以及高稀有度,在“娃友”之中很有人气。不过,相比黄牛故意在二手市场抬高价格,或是外界揣测潮玩玩家靠隐藏款“理财”、“发财”,大启觉得,对于真正的潮玩玩家而言,盲盒最大的乐趣是未知的购买方式,而抽到隐藏款则像是这个购物游戏中爆出的一个“surprise”。

“正是因为盲盒的未知,所以才会在购买盲盒时有期待感啊;而且也是因为未知,可能买到重复,才会促使我们去找相同的人一起换娃,成为朋友。更何况每个盲盒产品背后都是设计师设计的产品,虽然款式可能不一样,但其艺术价值仍在,这就是我为什么愿意花五十多块钱买个盲盒的原因。至于隐藏款则像是在惊喜之余得到的奖励,得到这个我们就会忍不住炫耀,不仅是在朋友圈、娃友群、葩趣(潮玩社交平台),在二手网站,我们也可能去标一个很高的价格,晒出来。真正的玩家都知道这个不是为了卖,就是为了证明我们手气好。”大启对当下舆论对盲盒的争论有些难以理解,在他看来,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当下购买商品并不只需要它的使用价值,商品带来的情感享受同样很重要。

“反正我是不会卖掉我的隐藏款啦,那可是我的运气,是我欧洲人的象征!”芒果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有一次我在店里随机买了一个盲盒,一打开发现是隐藏,那天就超级开心了。和朋友吃完饭又去店里买了两个,拿在手里边走边开,结果又开出一个隐藏,然后我就和朋友拿着隐藏到店里来高调地炫耀了一番,大家都好羡慕我的。”

“是啊,你运气超好的。”在一旁的店员小游也随口附和道,“入坑没多久就在我们店里开到过好几款隐藏了。”

“哪里哪里,是你们店风水好啊。”两人开启了商业互吹模式。

事实上,比起买卖关系,店员与潮玩玩家更像是朋友。“看到老玩家或者新玩家抽到隐藏款我们也很替他们高兴的,”小游说道,“有时候他们(潮玩玩家)抽到隐藏款会在店里高兴得又蹦又跳的,看他们激动,我们也很激动。”

“而且玩家们都挺可爱的,想要交朋友很容易,他们还会教新手抽盲盒的技巧,告诉你这个盲盒该怎么抽,大家都相处得挺不错的。”

4、即使不能去潮流玩具展,也会想办法让朋友带

除了在店里买潮玩,北京国际潮流玩具展(BTS)和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STS)更是许多资深潮玩玩家不会错过的。

“去过几次潮玩展,”小米说道,“买了Molly、LABUBU的展会限定款,也会帮朋友们带一些展会限定款。不过有时候遇到要上班的情况就去不了,这种时候就只能拜托朋友帮我带了。”

对此,叶子也表示认同,“我也会找朋友帮忙代购。上次有个朋友去了今年上海的展会(2019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包括我在内大概有四五个人都拜托他带潮玩回来,寄托了我们全村的希望啊。”

图:2019上海国际潮流玩具展

近几年,随着潮玩的火爆,BTS和STS等潮玩展会越来越受到大众的关注。不管是对于粉丝还是工作人员,都是一场潮玩盛典。“今年的STS超火爆”,店员小游对此深有感触。她目前已经去过三次潮玩展,都是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前往展区进行相关维护。

“展会一开放,所有粉丝都像跑步竞赛一样冲进来,你们知道日本的ComicMarket展会吗,每年参展的观众冲刺都会上热搜的那个,其实BTS和STS的粉丝也超极多,他们叭叭叭地跑进来,我们看着也很激动。”

玩家为何会对展会如此热衷?芒果表示,“就像很多人会花钱去看偶像的演唱会或是参加ChinaJoy一样,对我们来说,BTS和STS就是这样的庆典,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的快乐一点都不少。”

事实上,除了参与庆典,另一个目的就是买到展会的限定潮玩。在资深玩家雯子眼中,盲盒只是入门玩法,限定潮玩才是玩家们更热衷的,“盲盒单价低,通过盲盒可以让人快速了解潮玩。了解潮玩后,更具有艺术收藏价值就能被玩家所理解,就像很多明星都收藏的KAWS手办一样,现在很多很资深的潮玩玩家都会去收藏限定潮玩的。”

雯子最开始接触的是盲盒,通过盲盒了解潮玩后,她很快喜欢上了限定潮玩。“限定潮玩很有艺术感,也更有升值空间,靠炒盲盒赚钱不现实,Molly盲盒开出限定款的概率是1:144,用这么低的概率去赌,估计赌神都难以做到。”

5、每次逛街,只要遇到POP MART泡泡玛特就会买一个盲盒

除了在潮玩展上的兴奋与抽到隐藏款时的激动,大部分时间,抽盲盒对于潮玩玩家来说,就如同买一杯奶茶、一只冰淇淋一般,是生活中的休闲和点缀。

“下班就会过来(这边)抽娃,要是路过POP MART泡泡玛特的机器人商店啊、门店啊,就会抽。有时候还会在泡泡抽盒机上抽,基本没事儿的时候就抽一下盲盒。”从西安到杭州工作的二七说道。

二七已经在杭州工作三年多,基本定居在了杭州。她说,抽潮玩盲盒是她工作之余最放松的时刻。而对于当前舆论环境中对潮玩盲盒的争议,二七和大启一样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一个潮玩盲盒并不贵,五六十块钱我就能买一个有艺术价值的玩具,我觉得很划算。就像有的人在心情不好或者想放松的时候,去星巴克或甜品店坐着喝一杯咖啡,吃甜点一样,我只不过是选择通过潮玩来放松心情,都是一样的情感享受,只是方式不一样而已。”

对于二七而言,盲盒除了带来精神上的愉悦,满足社交需求外,还让她在审美上有了很大的提升。为了将自己喜爱的潮玩形象画出来,二七专门去报了油画培训班,“以前看到过潮玩艺术家的画,觉得特别好看,但这样的画都很贵,我买不起也不知道去哪里买,那就自己去学,将自己喜欢的潮玩画下来,没想到现在有了意外收获。”

二七现在也会给其他娃友画画,不仅认识了更多朋友,还多了一份收入。在采访中,二七给我们展示了她画的Molly,笔触与颜色的搭配,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完全没有绘画基础,只是在培训班上过一两节课的人画的。而除了二七这样的玩家,现在还有很多从事改娃的“改娃师”,都是因为兴趣入行,然后从兴趣发展成了事业。

图:二七画的Molly

事实上,在我们采访的玩家中,有入坑多年的资深粉丝,也有刚刚接触到潮玩的“萌新”。虽然喜欢潮玩的时间不一,但相对于外界更功利性的揣测,粉丝们更多地提到了“喜欢”、“艺术价值”、“社交”等因素。买潮玩是因为喜欢,线下交换潮玩则可以认识新朋友,参加展会则更像是“朝圣”……当然,在没有买到自己想要的潮玩时,他们也会有些小小的失落和烦恼。我们似乎在这些最直接与潮玩接触的人身上看到了一个极为复杂的情感共鸣,开心、失落、激动、得意……所有的情绪,都集中在了一个小小的潮玩盲盒身上。

对情感消费的需求,带来了旺盛的潮玩市场。在中国有POP MART泡泡玛特,而在国外则有Mighty Jaxx等潮玩公司。此外,乐高、迪士尼、Playmobil、Funko、哆啦A梦等传统玩具大牌,谷歌等科技公司也都十分青睐盲盒产品。如谷歌以绿色的安卓小人打造的一系列的盲盒产品,就风靡全球。

同时,根据国际授权业协会(LIMA)今年5月份公布的《2018年全球授权业市场调查报告》的调查显示:2017年全球授权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3.3%至2716亿美元。其中,从授权商品类别看,玩具以13.3%的增速仅次于服装,位列第二大商品类别。

所以,如何看待盲盒的火热?为快乐买单、为精神消费或许才是最真实的答案。同时,盲盒所代表的情感消费风靡全球,无不彰显了消费需求的变化。因此,与其批判和质疑盲盒,不如去研究其背后消费逻辑的变化,积极拥抱新消费时代的到来。

采访结束,依然有源源不断地潮玩爱好者踏入POP MART泡泡玛特湖滨银泰店,或是买潮玩,或是来看看,亦或是等待娃友……而在我们走出门店的那一刻,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尖叫,“我居然开到这款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燎原网(https://www.crwxwz.com)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燎原网观点。
责任编辑:

排行榜